風  靜止了
烈日  冰冷了
我該到哪裡
尋找那應該熱情的容貌
天  昏暗了
雪花  飄下了
遙遙路途裡
尋你的足跡始終找不到
霧  湧起了
山頭  縹緲了
四周荒野裡
安靜得連雀蟲兒都不叫
月  隱沒了
夜幕  黑透了
不見的恐懼
只有奔流的淚明瞭知道
 
假如再見你
能有什麼心思呢??
一個人這般莽莽撞撞的過了八分之三
該把你放在什麼位置上呢??
無預警的撞進什麼都沒有的國度裡
能給我又或是給你些什麼呢??
我的問題會浮現另一百個問題
且再次口口聲聲的
正式和你說明
我早已
早已經
對你
心如止水了...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