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清理出我的書物
回娘家那天娘親問我要如何處理
看了看該丟的丟
要留的沒有
獨獨帶回一本日記本
記載了1990年的自己
拙拙的字跡
布滿了對那時的不滿意不快樂
有些形容很好笑也很幼稚
有些則用微小又自卑的口吻祈盼得到一些極需要的關愛
原本邊看邊大笑的我
看完後飆著淚收場
一發不可收拾的
湧出了好多情緒

人的記憶有限
在變成大人之後
不斷的被現在的記憶所覆蓋
翻閱了這個一直沒遺失的日記本
想是應該要為自己的將來做些檢討
將來...將來...我會讓自己的小孩避開這些煩惱和失望
每個人都在學習面對自己
沒有誰對和誰錯的問題
只是那時的自己
矛盾和渴望太過猛烈
青澀的對這世界一點也不了解
又沒有勇氣去爭取自己想要的
只好對著日記本抒發
自怨又自艾的...

親愛的看我哭到無法自拔
哄我也無效
一篇一篇的看完我的日記
也和我分享了屬於他的青澀年代
突然覺得
自己那時的苦悶原來只源於自己的放不開
快樂與不快樂原本就屬於自己的
而我
把自己的鑰匙放在父母手裡
讓父母判決我的喜怒哀樂
一眨眼34歲的我正翻閱著14歲的自己
我無法坐時光機去和當時無知的我說說話
也無法去調整時光機器回到那個年代為自己爭取
和親愛的聊了聊天
平復了心情
相信所有的經歷只為了成就更美好的自己
這無關聰不聰明
也無關幸不幸運
老天爺自會做出最好的安排
相信自己也能走出那拙澀年代...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