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許多零零瑣瑣的事
要你一早下班後特地跑到台中來
把零瑣事件辦完後
車子輪胎沒停的又驅車返家

回程路上
我手握方向盤
提心吊膽的
你為了疏解我的壓力
一路陪我聊天
從超偶4的阿嗄到早上處理我客戶的問題
還有這兩周不見的大小事
聊到了湖口休息站上個廁所順便買了份甜不辣
滿足在吃了甜不辣後輕鬆再上路

往返將近300公里的路程
我和你分擔了一半
一份40元的甜不辣當中
我們各搶食了一半
廣播播出了懷念的歌曲
我們可以各唱一半
在車上很吵的
我們

之前看書上總形容相思猶如小螞蟻
經過這兩周的體會
覺得相思應該猶如巨象
撻伐了整片樹林後
再見面才又一一種下小樹苗
思念果然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婚後才有的體會...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