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39_1124142_0124150_09

「腿」這個部位的誘惑,是無可掩飾的,就像戴維精心安排的兩隻鴿子,永遠無法掩飾阿瑞斯被阿佛洛迪雷撩撥的衝動一樣。
還有比雙腿更富有誘惑,同時又保存著一定之規的道德節制嗎?我想不出!

胸和臀不能毫無保留地袒露,而背、腹又實在平坦、單調和缺乏動感,只有女人的雙腿,可以任意插足到男人生活的任何部分。
人類歷史記憶中最初的女性身體,全部是肥碩和飽滿的,乳房和臀部像三個大碗,扣在一個圓桌式的身軀上,即使用放大鏡查看,女人的下肢也像毛筆字中錯誤的出鋒。
但是在西方,從古希臘人開始,女人的下肢就越來越重要地佔據了審美的關鍵位置。
斷臂維納斯是可以繼續美麗的,可是斷腿的維納斯就只有隨手扔掉了。
 
但長期以來,中國女人的雙腿,不是被厚重的布料遮蓋著,就是被當做臀部的一個延長線般,簡單處理、帶過。
所以安格爾在畫了那些,下肢笨重的女裸體畫以後,才被刻薄地稱為「不小心走進雅典古跡廢墟的中國人」。

好在中國人後勁十足地發明瞭旗袍,讓中國女人的雙腿一下子就伸到了世界各地。
大腿側部的開口,若隱若現的效果,像極了變幻莫測的電影鏡頭,保留著一貫的誘惑。
 
芭蕾舞的高雅和紅磨坊艷舞的激情,或者脫衣舞的露骨,儘管有著不同的目的,賴以串聯節奏的肢體語言,卻如出一轍。
這種表達形式的共性也如同《神秘的舞蹈》所揭示的主題:挑逗、挑逗、再挑逗。
世人對女人雙腿的瘋狂追逐,或許就開始在二戰結束時的時代廣場上。
當那個海軍士兵抱住陌生的護士親吻的時候,勝利的不僅是正義,還有被喚醒的男人對女人,女人對自己的迷戀。

人們似乎終於發現了問題:那雙充滿動感的纖細和秀麗的美腿,顯然被嚴謹的裙長尺寸,限制了更多幻想的空間。
而到了20世紀70年代,人們甚至已經可以很方便地在墨爾本街頭看到女人的屁股,因為那裡的裙子已經短得像腰帶了。
女人的雙腿終於可以和瑞典女人的胸脯一樣,全部裸露在陽光下和喜歡她們的人們面前了。
於是,裙子被懷著各種目的被人們肆意裁剪著,各種漂亮的大腿也開始「登臺演出」。

瑪麗蓮•夢露站在地鐵通風口上的經典鏡頭,讓她飽嘗了老公的拳頭,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女人並沒有真正捂住什麼秘密,那充滿肉感和誘惑的雙腿,才是真正的秘密呢。女性人體是世界上最美的物體之一,女性的雙腿,更被看成是世間「美」的象徵。

喂!千萬別以為我是物化女人呦!
女人本來就是尤物,沒人反對吧!
從古至今,以女性美為主題的藝術作品遠遠多於男性,當然,女人身上都有幾處自信和不自信,女人要張揚自己的優點。
記住!男人並不在意女人處處都是優點。
愛自己,才會有人愛你。
                                                                                                         <摘自網路>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