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嚎啕大哭中醒過來,哭到自己不知還在夢境裡,還是已經回到現實裡。

怎麼了??怎麼了??

你從電腦桌飛奔到床邊握住了我的手,我才知道自己已經醒過來。

我做了一個夢...我邊哭邊說。

那個夢好清楚,好真實。

夢到我一個人在陌生的國度,走走停停的,看見一個熱鬧的市集,我走了進去。

四處都是人,有攤販在吆喝,有旅客在殺價,我走過一排圍牆,看見一位漂亮的小姐。

那不是美雪姑姑嗎?

整個人瘦得穠纖合度,眼睛一樣水汪汪的,她正端著裝了菜餚的盤子上桌,她也看見了我。

在這麼漂亮的地方,她穿著當地的服裝,圍了一圈又一圈的沙龍,夕陽光照在她的臉旁,美呆了。

我喴了姑姑,妳怎麼在這裡?

妳笑臉迎人的說:我病好了,男朋友帶我移民來這裡了。

那姑丈呢?素惠呢?

妳說:姑丈別提了,素惠我帶過來了。

那誰是妳男朋友?

妳用眼神指給我看,是個長滿鬍鬚的男人。

我說好起來就好,之前真的太突然了,妳應該也沒想到吧!

妳突然若有所思紅了眼眶說:真的什麼都來不及交待就變成那樣...我嚇死了...

看妳哭,我也哭了,突然那個市集不見了,熱鬧的聲音也不見了,一瞬問,我的手被温熱的手握住,醒了。

為什麼會有這個夢?

是不是妳在安養院有了什麼變數?

我不敢深想,也不知道要怎麼去想,若是真的,看妳住在那裡,身邊又圍繞了妳喜愛的人,也表示妳在這塵世間已解脫了,不必再受苦。

在床上哭完後,起身去廁間梳洗,突然覺得應該是菩薩去接妳了,祝福妳,保祐妳。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