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感覺自己在這裡住很久了...
這大廳這擺設,連回自己的房間要走過長長的廊...
推開了活動的牆,步上曲折的樓梯...
第一間房...第二間房...我的房間...
好似閉著眼都能走到,小小的,昏暗的,房間。
提防的,怕人跟上來。
怎麼有一股強烈的...回到了熟悉的地方的感覺...
認識這邊的人,知道這個小孩,她總是喜歡跟著別人要找人和她一起玩耍...
回房後的我要做些什麼呢?
這房裡什麼都沒有。
古老的木板隔間...一張舖了又舊又髒的毛巾布墊在薄薄的床板上...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開開腐朽掉的小小木窗,發出了難聽的聲響。
一輪低低的月就在窗邊,好近好清楚。
又走回房門口側耳聽著...不知那個小女孩有沒有跟了過來...。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