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一燭光   取暖
驅不散   那凍人寒氣
窗面上   凝結霜霧
讓人看不清   空氣的溫度

天空   只能是灰色來形容
飛機起降聲   依舊
好早   這座城堡裡的士兵已空
只剩下   燭光灼灼

開窗   是傻氣的舉動
只為了   想看清天空究竟有沒有冷到哭了
迎面撲來   令人直打抖擻的風
小小燭光    也在瞬間哈啾熄滅了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