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蛙
 
一場驟雨
只一場 
落英悲泣 淚滑如泥 

嫩粉翠白婉麗層置疊錯
葉子抽芽重訪逝去的芳蹤
桃花李花緋寒之櫻復沓

返暖碎細遲緩疑無聲響
栗色樹蛙輕盈
蹲踞於時間之上

良久,伊底雙眼幽幽
不偏不倚逕直射向我
暗灰外套的第二顆鈕釦

依序填好煙絲 塞滿黃昏 
劃一根火柴棒
只劃一根 

使夜的黏稠逐秒鬆脫
點燃手握的煙斗靜觀春鬼
綠女紅男盛裝打扮準備狂歡

蜘蛛在料峭裡織著網路
用幾許新絲把些舊事捆索
樹蛙已從我的瞳孔躍入水中

點開漣漪與浮影嬉游
伊渾然不知咫尺近處
野草正嘶吼北風不得回頭
<<摘自報紙作者-施善繼>>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