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的界限裡...
矛與盾的心思...
是隱藏還是保護
很難說的清楚...
若只是草稿階段
又何必精美裝訂
若大綱已經擬妥
就應奮筆疾書...
當風說好雨說好
當彩虹都說別猶豫
當晚霞毫無保留的灑下金黃
當林間散落了油桐雨...
是隱藏了一手繾綣不放開
是保護了傻氣的純真年代
想念可以隱瞞...
情話可以深埋...
我仍...矛盾...百分百...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