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暑 把七情六慾 猶如鋪設在地面上的柏油 滋滋滋的冒著煙 蒸發
原以為的以為 沒有想像中的以為出現
以為會的以為 又在瞬間中放過了那個以為

又再說些什麼傻話
是暑熱 熱昏了頭
亦是記憶 也被滋滋滋的烤熟被自己吞噬
拂曉 來不及感受就被暑氣淹沒
黃昏 理都不想理那夕陽
只剩夜晚 期待一絲絲涼涼的風 也成了奢望
氣候 一點一滴在變化
我呢? 逃避現實的只想待在冷氣房...

全站熱搜

wayfa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